• 最近似乎又都不顺起来,家里装修和买电器又分了我不少心去做监督和研究调查,天蝎的人为啥就不能做傻子,啥都不要去试图搞懂啊?

    漫画这边,领导今天说了编辑不该包揽创作,算是指名道姓的批评了。我心里就在说,这道理N久前我就想通了,有博文为证,但你说,一部作品3个人搞,虽说大家意见都要听,但总要有个拍板定论的人吧?与其一个个说服另外2人,不如自己拿出一个方案,大家无意见就统一执行来得效率。为什么之前熊猫搞成这样?还不是一个人一个想法,整到后面自己都不知道是啥了(虽然我也没说自己整到多好,但按那种操作模式,肯定整不出来!)从另一方面来说,三地操作一篇漫画这种事,我也算有了经验,奉劝各位同行们尽量少做~~

    佐手同学的作品看来是依旧难产中,已经有很长段时间没来找我了。虽然最近听他小弟说他很认真地在画分镜,我的心中却闪过了许些不安,以我对他以往作品的了解,分镜看来会有很多问题等着全面修改………………

    五星同学在昨天冲我发了通火后似乎开窍了(或者按她说的就是我表达不清呵呵),其实谈故事本就是这样,这样说不通,反过来说也行,关键还是要能明白我说的那个道理——为什么要去布置这些内容(即使反过来后,也是要布置一定的内容,这是同样的道理),而且作者编辑为了作品争得面红耳赤也是正常的,能和我争论起来,说明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…………不过话虽如此,我对这作品依旧很担心……实在不敢想五星同学画出来的船和海战…………好吧,且当我没说…………另外,五星同学一篇说山寨夫人的想法,似乎有点意思,虽说少女了点,但也许可以发展一下,不过一篇篇来,先看海盗的情况吧……我还是真的觉得,本色创作才是王道,五星同学,你画不好海盗故事我不会说啥的…………

    最后关于某朋友的一系列策划,很好很强很伟大,但要我说,这只是空中阁楼而已,做不出来的东西想得再好也是没用的。更何况人永远只能想到90%而想不到100%,你这里90到了手下就只有80再下去只会越来越多地打折,这和政策下放就是一个概念。也许你觉得你是听于天命,觉得这是天降大任,这点我赞成,我也不会反对你继续去做这些,相反我会给予支持,但无论是什么,哪怕是拉风险投资,也是要东西出来的,那么东西能否出来,首先 剧本也好绘画也好,最最基本的一个人选有了没?然后看此人功力如何。至于所说的,“那么好的题材人家不做都是白痴吗?”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大家真的都是白痴……因为凡是涉及出钱出力的事,大家都很保守,宁可等到有更明确的利益,才会动手,即使是风险投资………

     

  • 少年漫画,带给人一种梦想,看少年漫画的时候,会希望自己能成为剧中的人。简单说就是一种对未来的期盼,即使是1秒之后也行,明知道是不可能实现,但还是希望能经历一次不同的人生。

    CR漫画,更多的是现实,分析事情,提出自己的观念,阅读的人可以和作者通过作品交流思想。

    青年漫画,介与两者之间,即带有人生体验,也有对现实的影射……

     

    针对不同年龄的读者群,就要有不同作品特性,虽然是句废话,但许多失败的原创作品,其实都没做好这点……

  • 之前有写过“悟道”之类的文章!

    什么是“道”?我们可以理解为是一条道路,一条适合自己走下去的道路。而要发现这条路,就需要“悟”!

  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,有的人悟道早,所以事业成功,有的人悟得晚,所以大器晚成,也有人一辈子都不悟,这叫庸庸碌碌。

    在我悟到某些事之前,我一直对于这种混乱逻辑思维神秘的神棍理论持否认态度,总觉得那些所谓“朝悟道,夕可死”真是莫名其妙。可是当有一天,突然明白了许多道理后,反过来就开始敬佩这些古人,他们将人生哲理无偿地告诉了后人。正如我之前所说,没踏进这个层次的时候,你会觉得关于这一切的形容都是那么的虚伪,可当你踏进这个层次后,你就会觉得那些形容是多么不足以表达……

    人生有道,漫画也有道。每个画画的人也都有自己的道,有一天,你会突然对自己说:“原来是这样的啊!”——找到了自己的道你才能成功。那天王小洋说“我找到了少年漫画的真谛!”,说者激动万分,但不知道台下有多少人听懂。虽然我并不认可他所谓的“少年漫画真谛”是对的,但同为“悟道”之人,我大致也能体会到他找到“自己道路”的那种心境……

    用哲学的话说就是“寻我!”

    人不同,道也各不同。

    有的道不好走,但却是正确的道,有的道看上去不错,但最终却是条死路。

    各道理解不同,走法不同,无以互相借鉴,唯有自己心知肚明…………

  •  我是不是太好人了?

    有时候太好人了反而会给自己惹来无限的麻烦——特别是在面对不成熟的漫画新人时候。

     在L的博客看到L经常说,自己的作品被编辑骂得多么惨,然后读者们一起在下面为他声讨。许多人都说我脾气好,其实那只是因为L不是我的作者。任何一个作者,特别是新人,开始都是要用最严厉的批评和漫骂来招呼,不然的话,肯定出不了作品。

    也许看到这文章的人都表示反感,但这都是事实,我就因为温情主义而给自己带来不少的麻烦……

    说来就是那个“某人”。最初来投稿的时候,熊猫就把他批评得一文不是,我想:人家难得能来投稿,总要给点支持吧。于是说了两句好话,谁知这一说就完全不对了,此人是经常来找我,而且还不能说他作品坏,说了坏,就一百一千一万个怨念。

    怎么说呢,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孩,接受不了他人的批评。

    而因为接受不了批评,在他眼里,除了他的作品其他作品都是垃圾,我们不刊用他的作品而刊用其他人的垃圾就是和他过不去,就是在为难他……

    自己不了解自己,不知道如何进步和学习,而且又不能接受批评的人,如何能创作好漫画呢?

     

    现在明白了,造成这样的后果都是我自己的错,我会为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。而至于现在接触的新人作者,我也会不客气地批评,经历不了风雨的人,是成不了大树的,包括我们自己……

  • 周日自己看了看自己最近写的东西,抨击、偏激的话好多。

    突然好奇自己啥时候那么愤青了?

    其实仔细想想,自己一直是个很偏激的人,总是很难做到内心平衡,看来依旧是修行不够,悟道不够啊。

    虽然某L说,安心做自己的事就好。

    那么什么是自己的事呢?也许对他来说,是画好作品想好故事。

    那么我呢?我只想能和更多的作者一起创作好的作品,难道我试图改变猩猩的行为是错的么?

    既然某L说,别想那么多,做自己想做的,错了大不了重来。

    虽然我不认为这话是在鼓励我,但我还是坚持吧……

    坚持带领猩猩走向新世界,错了大不了重来…………

  • 我走着我的路。

    我走的路,之前外国人有走过,他们说,要按他们的脚印走。结果我碰了不少障碍。

    我走的路,国内人一直在走,有往东有往西,有先走的,有晚走的,有走得远的,有走两步就死的。大家走着,虽然都在大声宣称自己的路是对的,但我心里总觉得那些路哪里有点不对劲。直觉告诉我,虽然他们这样走了,但结果还是死路。

    于是我分析别人的路后选择了自己的路,可是一路上还是有许多问题希望能有人解答。

    但是没人解答……

     

     很多事情,你无法想明白。有作者跑我这来抱怨:

    为什么有的人就能画漫画,就能刊登?

    为什么我的作品就老是不能用?

    什么样的作品大家会喜欢?

    我的作品明明很好为什么大家不喜欢?

     

    虽然说的是漫画,但人生在世总会遇到各种问题。遇到问题时该怎么办?

    “一直向前游一直向前游……”当然,这是多莉的做法。

    古人遇到问题,会去问贤者圣人。为什么是贤者圣人呢?因为他们已经想明白了许多其他人想不明白的问题,并且可以解答你的疑惑。

    可是现在我有问题能问谁?现在那些所谓能指点迷津的圣人,自己还都是泥菩萨过江,或者就是走着反其道的邪路。我能相信他们的?

    看来还是要靠自己……

    于是我开始大量看书,看书。就这样默默积累着,突然有一天,砰!明白了许多道理。

    突然明白了,原来悟就是这么回事啊!

    突然明白了,原来世界就是这个样子啊!

    突然明白了,原来还有好多人没悟到啊!

    不过最痛苦的却是,自己明白了的事,无法告诉别人。

    因为他们还没悟,还没开窍。就像跟猩猩说,其实可以开汽车,可以打电脑,它们会听你的么?

    它们会说(如果它们会说话的话):“能开汽车又能怎样?”

    我说:“能开汽车就能去更远的地方!”

    猩猩:“然后呢?能有更多的食物吗?”

    我说:“那很难说,不过可以发现许多新的事物,改变自己的世界观啊!”

    猩猩:“新鲜事物能吃吗?”

    我说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  于是猩猩们摇摇头,它们坚持过自己的生活。

    我无法说服他们,因为虽然我明白了许多事,但又有更多的事自己也还未能想明白。

    不知道这种痛苦古代贤者是否有,但他们一定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——

    要说服猩猩,只有拿出真才实料的好处给它们看,它们才会信服你。

    于是我继续看书继续看书,等待着最终完全悟道的时候。

    等到了那时候,我自然可以拿着真才实料给猩猩们看。

    之前在哪看到过,说RPG游戏是一级级的,说进化是一层一层的,说成仙也是一层一层的,说人也是30而立(当然我可没30……),其实说穿了就是资历沉积后的一种量向质的变化。

     幸运的是,我这一层有许多优秀的猿人,可以和他们一起工作学习,等待升为现代人……

    这时突然有人问,既然猩猩都不吊你,而且你自己都还没解决自己的问题,何必那么臭P装圣人来教化猩猩?

    恩…………确实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……也许,是因为我曾经也是只猩猩吧……

    一只看不到外面世界的猩猩......................